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叶小庄 > 2011)枣刑二终字第10号

http://tallinncar.com/yxz/11.html

2011)枣刑二终字第10号

时间:2019-06-14 22:26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还没有帐号?当即注册

  刑 事 裁 定 书

  (2011)枣刑二终字第10号

  原公诉机关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查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李政君(曾用名李正军),男, 1958年12月24日出生于枣庄市薛城区,汉族,小学三年级文化,中共党员,曾任枣庄市薛城区第十届人大代表(2009年9月11日辞去人大代表职务)。拘系前任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西小庄村党支部书记,住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西小庄村。2009年9月4日因涉嫌贪污、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8日被拘系。现羁押于枣庄市看守所。

  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法院审理枣庄市薛城区人民查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李政君犯贪污、职务侵犯罪,于2010年12月14日作出(2010)薛刑初字第105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李政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构成合议庭,颠末阅卷,认为现实清晰,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李政君2000年1月23日至案发,任西小庄村支部书记。2009年2月入选第十届枣庄市薛城区人大代表, 9月3日经枣庄市薛城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被采纳强制办法,9月11日枣庄市薛城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接管李政君辞去人大代表职务的决定。2009年8月28日被告人李政君向枣庄市薛城区纪委退违纪款1195495.23元。

  认定上述现实的证据有被告人李政君户籍证明、小我简历、中共薛城区常庄镇委员会《关于李政君同志任职的通知》、枣庄市薛城区人大常委会《薛城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会议关于暂停李政君区第十届人大代表职务的决定》、枣庄市薛城区人大常委会《薛城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接管李政君辞去薛城区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的决定》、收缴赃款的收条、办案申明。

  2007年6月被告人李政君在西小庄村建成三层楼房共23间衡宇,23间衡宇没有取得任何法令划定手续。2007年8月19日枣庄市薛城区常庄镇当局成立了泰山南路拆迁批示部,被告人李政君担任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办公室副主任、工作一组组长的职务,工作组职责是担任线内附着物的查询拜访摸底工作,据实查证,确保查询拜访摸底工作线日被告人担任控建拆违专项步履常庄工作组动迁二组副组长职务,动迁组职责是对群众进行教育指导和思惟工作,积极做好前沿和根本工作,理顺情感,化解矛盾,并担任所有拆迁附着物的查询拜访摸底工作,据实查证,确保工作实在无效,精确无误。在拆迁过程中,被告人李政君放置他人将其建成的23间衡宇分为两部门进行丈量,以常福臣、陈召海的表面签定弥补和谈、领取弥补款。2008年5月被告人李政君骗取弥补款597170元。

  认定上述现实的证据有:1、被告人李政君在查察机关的供述和辩白:其自2000年1月在西小庄村任支部书记至今,掌管西小庄村的全面工作,次要办理村工资、财政和协助上级当局进行农村拆迁弥补等工作。“2007年3月我在泰山南路西刘圣利的停业房后,占用他人的宅基地,建起了一栋三层共23间的楼房。所建的楼房没有合法的用地手续和村镇规划选址看法书。”“我早晓得泰山路要拓宽拆迁,我所选的建房位置在刘圣利门面房的后面,一旦拆迁刘圣利的门面房,我建的房子就成了门面房了,但没有想到拆迁的范畴这么大,把我所建的房子也给拆除了”“2007年3月起头动工,主体工程于同年5月落成。衡宇都是我建的。衡宇不断没有打点房产证。” 2007年8月泰山南路扩建拆迁,丈量竣事后,我放置范庆迎将我的那栋楼房以陈召海和常福臣的表面登记上报,放置村会计宋宜海把我所建的界定为一类房,2008年5月,放置宋明玉以陈召海和常福臣的名字签定弥补和谈,楼房的弥补款打在他的帐户上, 5月15日我放置宋明玉从批示部把存折领来,领取的款子让我还帐或用于家庭。以常福臣的表面上报11间房,是以货泉形式领取弥补费,常福臣的拆迁和谈中商定,我被拆迁的衡宇建筑面积是483.8平方米,每平方米按2000元弥补,弥补费967600元、附着物弥补费28031元、过渡费11611.2元、搬家费及运营补助费53218元、奖金13000元等,共计领取了1073460.20元。以陈召海的表面上报12间房,是以房换房的体例进行弥补,弥补了12间衡宇的过渡费、搬场费、运营补助费和奖金,大约120000元。

  2、证人范庆迎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7年8月,镇上成立了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李政君、李金才任办公室副主任,别离对西小庄和工具姚山村进行摸底查询拜访。在泰山路两侧拆迁丈量之前李政君特地放置我将泰山南路三层共23间的房子分成两户,一户用陈召海的名字进行登记,一户用常福臣的名字进行登记。

  3、证人张勇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李政君任办公室副主任、西小段一小组组长。

  4、证人朱瑞华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7年8月26日进行了第一次丈量查询拜访,由范庆迎向我供给的住户姓名和衡宇面积,关于常福臣、陈召海的查询拜访表,右下角被查询拜访人未就地签名,是由村干部宋宜海拿走说找本人签名。

  5、证人杨磊在查察机关的证言与张勇、朱瑞华证明内容根基分歧。

  6、证人宋宜海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6年6月李政君掌管召开村两委会,研究决定给李政民、陈召海在泰山路西、长江路南大约有150米、刘圣利的门面楼西侧划宅基地。泰山路拆迁丈量竣事后,李政君交给我一个定为沿路房的名单,让我按照这份名单抄一份上报到拆迁批示部,李政君的楼房是以陈召海和常福臣的两人的表面,按一类沿路房上报的,后来我按照此名单上报到了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李政君的这处楼房仍是以陈召海和常福臣的表面公示的,公示后没有人提出贰言,大约在2008年5月,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与拆迁户签定了弥补和谈,李政君此处楼房弥补和谈是以陈召海和常福臣两人的表面签定而且是按照沿路停业房的尺度进行弥补的。李政君的楼房没有打点地盘利用权证和衡宇所有权证。

  7、证人宋明玉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大约2007岁首年月,李政君占用李政民和陈召海的地基建了上下三层23间衡宇。2007年8月李政君放置宋宜海按一类衡宇上报,批示部没有审查出来,衡宇是以陈召海和常福臣的表面签定并按沿路衡宇弥补的,李政君放置我代签和谈,弥补款由我代领后交给李政君。李政君的衡宇没有地盘证、衡宇所有权证件。

  8、证人陈召海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西小庄村曾给我规划宅基,我给李政君十万元现金,后期由于看出李政君不肯兑现向其索要现金时被李政君以大部门白酒及小部门现金进行告终算。与拆迁办从未签定过弥补和谈。

  9.证人刘圣利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1996年王玉英和陆俊皊在西小庄买两块宅基地,各领取1500元,并办了准建证(村镇规划选址看法书),自从李政君任村支部书记后就将这两块宅基地用院墙圈了起来,并声明任何人不克不及在这两块宅基地上再进行扶植。到了2007年岁暮李政君盖了三层共23间的房子。李政君的房子是在我的房子的后面,我的房子把他的房子挡了一半多,另一小半是村公用地上建的简略单纯房,租给别人做生意,所以这座房子前面是被其他建筑物挡着的,并不沿路。我在公示的时候晓得是以沿路房尺度弥补的。

  10、证人常福臣在查察机关的证言:泰山路拆迁与本人没相关系,本人也没有签定过和谈和领取弥补款。

  11、证人冉巧玲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3年租过泰山南路西小庄村的场地进行运营。2007年西小庄村又在刘圣利饭馆和我厂子的西面空位上建了底上三层楼房。

  12、证人宋芳义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村民申请宅基地必需颠末小我向村委会申请,村委会再向乡镇人民当局申请,乡镇最初报呈区当局核准再予以划拨。宅基地要买卖必需颠末区当局核准后方可变动登记。村委会没有权力变动宅基地的利用权和所有权。村民不得暗里买卖宅基地。村委会无权变动宅基地利用权和所有权。

  13、关于放置王玉英、陆俊皊宅基地决定、关于放置李正民宅基的决定、关于放置陈召海宅基的决定:证明涉案衡宇所占用的地盘,西小庄村委员会曾规划给王玉英等人。

  14、薛城区泰山南路城中村革新项目拆迁弥补安设方案:证明拆迁弥补尺度。

  15、常庄镇人民当局下发《关于发布常庄镇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成员名单的通知》:李政君系泰山南路扶植工程批示部成员之一,任办公室副主任、西小段工作组一组组长。工作组职责是担任线内附着物的查询拜访摸底工作,据实查证,确保查询拜访摸底工作实在无效,精确无误。

  16、控建拆违专项步履常庄工作组《控建拆违专项步履常庄工作组实施方案》:李政君任动迁一组副组长,职责为:对群众教育指导和思惟工作,积极做好前沿和根本工作,理顺情感,化解矛盾,并担任所有拆迁附着物的查询拜访摸底工作,据实查证,确保工作实在无效,精确无误。

  17、泰山南路西小庄村衡宇分类环境:涉案的23间衡宇以陈昭海、常福臣表面上报。

  18、西小庄村两委《泰山路扩宽拆迁工具两侧门市房分类表》、泰山南路西小村沿路房分类环境汇总、泰山南路革新扶植工程批示部《泰山南路西小村沿路房分类公示表》:证明23间衡宇以陈昭海、常福臣表面按门市房上报的。

  19、常福臣沿路房拆迁弥补和谈书、泰山南路拆迁弥补明细表、衡宇助拆和谈书、城市扶植和用地环境查询拜访表:证明以常福臣表面拆迁弥补,领取建筑面积弥补款967600元,附着物弥补款28031元、过渡费11611.20元,搬场费4838元及运营补助费用48380元、奖金13000元,均由宋明玉代为打点。。

  20、陈召海沿路房拆迁弥补和谈书、泰山南路拆迁弥补明细表、衡宇助拆和谈书、城市扶植和用地环境查询拜访表:证明以陈召海表面拆迁弥补,领取弥补共计1053246元,过渡费74865.6元,搬场及补助费用57189元、奖励13000元,均由宋明玉代为打点。

  21、冉巧玲、任士亚、田家芳相关弥补和谈:证明冉巧玲、任士亚、田家芳租赁西小庄村泰山南路西侧的衡宇及场地在拆迁中已获得弥补。该和谈均由宋明玉打点。

  22、23间衡宇拆迁弥补款从宋明玉帐户到李政君等人处的书证:证明宋明玉已将领取的弥补款转给李政君。

  23、拆迁弥补结算通知单:证明宋明玉协助李政君从区财务局领取拆迁费的现实。

  24、照片两张、视听材料:证明李政君23间衡宇坐落环境。

  二、职务侵犯罪

  2006年5月,被告人李政君在担任西小庄村书记期间,操纵职务便当,将村开辟小康楼的工程发包给其本人运营办理的隆基公司,并放置他人虚造了根本加深工程结算书,从西小庄村支取了根本加深费用563315.23元。

  认定上述现实的证据有:1、被告人李政君在查察机关的供述和辩白:西小庄村收回闲置空位建小康楼,我作为村书记决定将这项工程交给我小我的隆基公司。我召开了村两委会,在会上我间接提出并决定:室第楼开辟问题,村里决定边清理边开辟,由隆基公司承揽,具体价钱按照地势分歧,1-4号楼的扶植价钱为每平方米540元,5-7号楼每平方米550元。其他两委成员没有否决看法,这项工程就如许定下来的。工程没有进行投标,村里将工程交给隆基公司承建,都是我决定的。我又将此工程别离转包给了宋怀增、郭修斌、宋著营、叶付稳四个施工队,并签定和谈商定“包干价包罗地基加深、部门变动费用不再调整。2006年8月刚起头施工扶植的时候,其时隆基公司没有和村里签定和谈,只是由隆基公司和四个施工队签定了施工和谈,后出处于没有打点相关的手续,2007年6、7月份薛城区法律局来查抄,为了对付上级查抄,别的更头要的是为了下一步隆基公司同西小庄村结算工程款好有个根据,所以我放置村主任范庆迎和我公司的出纳刘宝梅别离代表西小庄村和隆基公司补签了这份工程承揽和谈, 2007年7月补签了1-4号和7号楼的和谈书,因为是补签的和谈书,时间提前到了2006年8月。 5号、6号楼的和谈书签定的日期为2007年7月。与村的和谈中都商定如部门变动设想,工程根本加深等按现实发生的费用调整工程造价。我放置隆基公司聘用的工程师范祥州做的1-7号安设楼根本加深工程结算书,我其时给他一个总数约是60多万,我让他大约一个楼匀8万多块钱。审核人宋明玉和张建宇是我打德律风让他们两小我来,他们按照我的放置间接在上面签了字。隆基公司没有额外付给任何项目司理根本加深款。此款隆基公司收到后没有领取给施工队,而被我小我和我公司利用了。隆基公司2004年3月成立,是我小我的公司,我是总司理、法人代表,注册资金都是我小我出资,范庆迎和李正民他们都是空挂名字。他们从隆基公司成立至今就不干预干与公司事务也不参与分派。隆基公司对外声称是西小庄村集体的建筑公司,外界不晓得是我小我的,我也不想让别人晓得隆基公司是我小我的。

  2、证人刘宝梅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隆基公司承建西小庄7栋安设楼,与西小庄村签定了和谈,隆基公司又将其转包给了宋怀增、郭修斌、宋著营、叶付稳四个施工队。隆基公司与西小庄村签定了两份工程承揽和谈书,一份是1-4号楼和7号楼的和谈,一份是5号、6号楼的和谈,两份和谈书出格商定若是变动设想,工程加深等按现实发生的费用调整工程造价。我是按李政君的放置,代表乙方隆基公司签字与村(甲方)范庆迎签定了关于1-4号楼和7号楼的和谈,该和谈是补签的,2006年8月2日的日期向前提了,现实签按时间是2007年6月。另一份和谈签定的时间是2007年7月20日。西小庄村曾经将安设楼工程款与隆基公司全数结清,收根本加深款563315.23元。只要记账凭证,按照李政君的放置未入帐。我按李政君的放置与部门施工队签定和谈,和谈商定的是包干价,如遇根本加深、部门变动,费用不再调整。

  3、证人宋宜海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6年5月李政君召开村两委会,筹算开辟小康楼。7栋楼全数承包给隆基公司。2007年7月楼根基建成,因泰山路拆迁,小康楼改为安设楼。因建小康楼手续不全,约在2007年6月区法律局来查抄时,李政君和村里补签和谈,在签定和谈中将1-4号、7号楼和谈时间造假提前到2006年8月2日。和谈商定如部门变动设想,工程根本加深等按现实发生的费用调整造价。村里只和隆基公司计帐,村里给隆基公司付清了全数工程款11319254.63元,1-7号楼的根本加深款563315.23元也已全数领取给了隆基公司,根本加深款是先挂账后全数是用楼抵的。同时证明所有付款核准人均为李政君和范庆迎。村里还欠宋怀增30多万款,是村里与宋怀增小我之间的工程款,与领取隆基公司的根本加深没相关系。领取隆基公司的工程款是村里的钱,是集体收入,区里没有拨付任何的钱。

  4、证人宋明玉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7年12月、2008年6月,李政君放置我和张建宇签了7份泰山路搬家室第楼的根本加深工程结算书。在签字前没见过结算书,只是李政君放置进行签字。

  5、证人张建宇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与宋明玉一路在李政君的放置下在根本加深决算书上的审核人一栏签字的过程。

  6、证人范庆迎在查察机关和庭审时的证言:我代表村和隆基建筑公司签定了两份安设楼扶植合同,合同书是李政君的隆基公司供给的,合同内容也是李政君定的,“如部门变动设想、工程根本加深等按现实发生的费用调整工程造价 ”这一条是李政君提出来的。证明安设楼有根本加深的现实。1-7号楼根本加深决算书,是李政君放置的,我按照他放置签的字。村将根本加深工程款都领取给隆基建筑公司。隆基公司成立具体都是李政君打点的,李政君是施行董事、法人代表、总司理。我不是公司股东,我没有任何投资给这个公司,材料登记我出资50万,现实是李政君拿我儿子的房产证和建房证做典质贷款50万进行注册的,我也没有还过衡宇典质贷款的本息,也不参与过办理,没有领过工资和分红。全数是李政君小我办理运营。

  7、证人宋宜尧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隆基公司是李政君小我成立的公司,本人只是挂名的副司理。对于本人参与签字的和谈都是李政君和对方商定后本人签名。

  8、证人叶付稳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2006年3月李政君让我挂靠隆基公司施工安设楼7号楼,签定合同商定是535元包干价,地基加深费用是包含在535元中的。现已结算清了工程款。证明7号楼没有根本加深。

  9、证人宋怀增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其和宋怀宁两人承建了1-4号楼工程,与隆基公司和谈商定包干价520元,包罗地基加深、部门变动费用不再调整。建筑后隆基公司以现金、房子抵顶其工程款的体例领取了安设楼款5200217元,还欠253803.86元。1-4号楼都有根本加深,可是具体工程量没有计较,领取的5200217元已包罗根本加深的费用。

  10、证人郭修斌在查察机关证言:证明从隆基公司承包了安设楼5号楼工程,从叶付稳处衔接了安设楼7号楼工程。承建5号楼包干价535元,包罗地基加深、部门变动费用。所承建的5号楼按照与隆基公司的合同商定,是535元包干价,其他费用不再另行领取,因而隆基公司是不会就根本加深零丁再领取费用的,工程款还欠139384.654元,但这是工程费用,李政君没有说再领取本人加深费用,本人没有见过这个决算书。村里还欠本人10多万工程款,但这是一些辅助工程,是与村里签定的和谈,与隆基公司无关。从叶付稳处承建了7号楼,该楼的结算是我与叶付稳之间零丁结算。

  11、证人宋著营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本人在2007年10月摆布与隆基公司签定和谈承建了安设楼的6号楼,合同商定535元包干价,包干价包罗根本加深。6号楼工程款曾经全数结清了。6号楼没有根本加深和设想变动等工程。决算书本人没有见过,本人从来没有就根本加深找过隆基公司,隆基公司也没有就根本加深的问题找过本人。本人与隆基公司是相对独立的,只要有工程时才挂靠,成为公司的项目司理。

  12、证人范祥州在查察机关的证言:证明7份根本加深建筑工程结算书是李政君放置我做的,是虚假的,其时工程曾经落成,做完后我间接交给了李政君本人。

  13、隆基公司设立登记的相关书证:证明隆基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为无限义务公司,全体投资人李政君、李正民、范庆迎,李政君为施行董事、司理及法定代表人。

  14、隆基公司别离与宋怀增、宋怀宁、郭修斌、宋著营、叶付稳签定的和谈书:证明结算体例是包干价。按照地形施工,包干价包罗地基加深、部门变动费用不再调整;由宋怀增等施工方出具工程税务发票结算。

  15、西小庄村与隆基公司签定承揽和谈书:如部门变动设想,工程根本加深等按现实发生的费用调整工程造价。同时和谈书的内容能证明1-4号楼和7号楼的和谈是补签。

  16、安设楼相关书证:(1)西小庄村付给隆基公司所有工程款的记账凭证及收条、明细帐。所有收条上都有范庆迎、李政君审核后的签字。(2)建筑工程结算书。(3)、根本加深的结算环境书证。

  17、薛城区人民查察院查验判定文书 司法会计查验演讲: 证明西小庄村将工程款、根本加深款已领取给隆基公司,隆基公司收到根本加深款至今未做收入计入公司财政账。

  18、2004年9月26日隆基公司与村签定的和谈书,证明隆基公司承揽西小庄的工程对外可称是村企业,在西小庄地皮范畴内投标中承揽的工程,结算后按工程造价的5%上交村,协商价钱的工程按差价的2%上缴。隆基公司垫资的工程,村不提取利润。公司自傲盈亏,村无权干预干与,概不担任。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政君是农村下层工作人员,在泰山南路拆迁过程中,协助人民当局处置行政办理工作作为工作组的组长,其负有的职责之一是据实查证,确保工作实在无效,而被告人李政君明知本人建筑的衡宇没有任何手续,又放置以他人表面上报、签定和谈、领取弥补款,其操纵职务便当,坦白现实本相,未履行据实上报的工作职责,骗取公共财物; 被告人李政君作为村书记,操纵职务便当,决定将村的建筑工程发包给其运营办理的隆基公司,采纳签定分歧合同、虚造根本加深工程决算书的手段,不法拥有集体财物,数额庞大,其行为别离形成贪污罪和职务侵犯罪。因被告人李政君犯有两种以上罪行,依法数罪并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七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的划定,判决被告人李政君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充公财富十万元; 被告人李政君犯职务侵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充公财富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施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充公财富二十万元;追缴不法所得一百一十六万零四百八十五元。

  原审被告人李政君对原审法院判决不服,提出上诉称:1、其只是村书记,不该认定为国度工作人员,用于领取弥补款的衡宇是本人建的;2、与村里的建筑合同是经济行为,本人的行为不该认定犯罪。

  二审审理查明的现实与证据与一审讯决不异。

  本院认为,上诉人李政君是农村下层工作人员,在协助人民当局处置行政办理工作过程中,操纵职务便当,坦白现实本相,骗取公共财物,其行为形成贪污罪。李政君作为村书记,操纵职务便当,决定将村的建筑工程发包给其小我运营的隆基公司,采纳签定分歧合同、虚造根本加深工程决算书的手段,不法拥有集体财物,数额庞大,其行为形成职务侵犯罪。关于其上诉提出“其只是村书记不是国度工作人员,领取弥补款的衡宇是本人所建,不该认为贪污”的上诉看法,经查,其受本地镇当局委托协助当局处置行政办理工作中,操纵职务便当,将其没有合法手续所建衡宇,以他人表面虚报骗取弥补款,故其该项上诉来由与法相悖,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其提出的“与村的建筑合同是经济行为,不该认定为犯罪”的上诉看法,经查,其操纵担任村书记的职务便当,决定将该村的建筑工程项目包给其小我所运营的公司,后其操纵签定分歧合同的手段将该工程转包给其他公司,并操纵虚报根本加深工程的手段拥有集体财物,故其此项上诉来由不克不及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现实清晰,证据确实、充实,科罪精确,量刑恰当,审讯法式合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第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七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划定: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高春燕

  审 判 员 孙中海

  代办署理审讯员 王 新

  二○逐个年三月四日

  书 记 员 刘 苹

  本站收录的二十万件裁判文书均来自法院官方网站公开消息,

  本站裁判文书栏目不会接管任何小我或企业供给的裁判文书。

  如您认为内容涉及小我或企业隐私,要求点窜或删除的,

  请将网址发邮件至:

  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帖处置

  裁判文书检索

  裁判文书标题问题:

  裁判文书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