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夜饮月 >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http://tallinncar.com/yyy/559.html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时间:2019-08-24 22:4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出自唐代李白的《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碰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疑惑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盘桓,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离。(同交欢 一作:订交欢)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译文及正文

  提一壶琼浆摆在花丛间,自斟自酌无友无亲。

  碰杯邀请明月,对着身影成为三人。

  明月当然不会喝酒,身影也只是跟着我身。

  我只好和他们临时结成酒伴,要行乐就必需把夸姣的春景放松。

  我唱歌明月盘桓,我起舞身影零乱。

  醒时一路欢喜,醉后各自分离。

  我愿与他们永久结下忘掉伤情的友情,相约在缥缈的银河滨。

  酌:喝酒。独酌:一小我喝酒。

  间:一作“下”,一作“前”。

  无相亲:没有亲近的人。

  “碰杯”二句:我举起酒杯招引明月共饮,明月和我以及我的影子恰好合成三人。一说月下人影、酒中人影和我为三人。

  既:曾经。疑惑:不懂,不睬解。三国魏嵇康《琴赋》:“推其所由,似元疑惑音声。”

  及春:趁着春景明丽之时。

  月盘桓:明月随我来回挪动。

  影零乱:因起舞而身影纷乱。

  同交欢:一路欢喜。一作“订交欢”。

  无情游:月、影没有知觉,不懂豪情,李白与之交友,故称“无情游”。

  相期邈(miǎo)云汉:商定在天上相见。期:约会。邈:遥远。云汉:银河。这里指遥天仙境。“邈云汉”一作“碧岩畔”。

  简析原诗共四首,此是第一首。诗写诗人在月夜花下独酌,无人亲近的萧瑟情景。诗人使用丰硕的想象,表示出由孤单到不孤单,再由不孤单到孤单的一种复杂豪情。 李白仙才奔放,物我之间无所容心。此诗充实表达了他的胸襟。诗首四句为第一段,写花、酒、人、月影。诗旨表示孤单,却碰杯邀月,幻出月、影、人三者;然而月疑惑饮,影徒随身,仍归孤单。因此自第五句至第八句,从月影上发谈论,点出“行乐及春”的题意。最初六句为第三段,写诗人执意与月光和身影永结无情之游,并相约在邈远的天上仙境重见。全诗表示了诗人怀才不遇的孤单和孤傲,也表示了他放浪形骸、狂荡不羁的性格。 邀月对影,千古绝句,反面看似乎真能自得其乐,后背看,却极端苦楚。

  释教中有所谓“立一义”,随即“破一义”,“破”后又“立”,“立”后又“破”,最初获得辨析方式。用现代话来说,就是先讲一番事理,经驳倒后又成立新的理论,再驳再建,最初获得准确的结论。关于如许的论证,一般总有两边,彼此“破”、“立”。可是李白这首诗,就只一小我,以独白的形式,自立自破,自破自立,诗情波涛崎岖而又近似于天籁,所以不断为后人传诵。

  诗人上场时,布景是花间,道具是一壶酒,登场脚色只是他一小我,动作是独酌,加上“无相亲”三个字,排场枯燥得很。于是诗人忽发奇想,把天边的明月,和月光下他的影子,拉了过来,连他本人在内,化成了三小我,碰杯共酌,冷僻清的排场,就热闹起来了。这是“立”。

  可是,虽然诗人那样美意,“碰杯邀明月”,明月终究是“疑惑饮”的。至于那影子,虽然像陶潜所说的“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别”(《影答形》),但终究影子也不会喝酒;诗人姑且临时将明月和身影作伴,在这春暖花开之时(“春”逆挽上文“花”字),及时行乐。“顾影独尽,忽焉复醉。”(陶潜喝酒诗序)这四句又把月和影之情,说得虚无不成测,推翻了前案,这是“破”。

  诗人曾经慢慢进入醉乡了,酒兴一发,既歌且舞。歌时月色盘桓,依依不去,仿佛在倾听佳音;舞时诗人的身影,在月光之下,也动弹零乱,仿佛在他共舞。醒时彼此欢欣,直到酩酊酣醉,躺在床上时,月光与身影,才无可何如地别离。“我歌月盘桓,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离”,这四句又把月光和身影,写得对诗人一往情深。这又是“立”。

  最初二句,诗人热诚地和“月”、“影”相约:“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然而“月”和“影”终究仍是无情之物,把无情之物,结为交游,次要仍是在于诗人本人的无情,“永结无情游”句中的“无情”是破,“永结”和“游”是立,又破又立,形成了最初的结论。

  标题问题是“月下独酌”,诗人使用丰硕的想象,表示出一种由独而不独,由不独而独,再由独而不独的复杂感情。概况看来,诗人真能自得其乐,可是后背却有无限的苦楚。诗人曾有一首《春日醉起言志》的诗:“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所以整天醉,寂然卧前楹。觉来盼庭前,一鸟花间鸣。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感之欲感喟,对酒还自倾。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此中“一鸟”、“自倾”、“待明月”等字眼,表示了诗人难以排遣的孤单。孤单到了邀月与影那还不算,以至于当前的岁月,也休想找到共饮之人,所以只能与月光身影永久结游,而且相约在那邈远的上天仙境再见。结尾两句,点尽了诗人孤单、冷僻的感触感染。

  这是一个细心剪裁出来的排场,写来倒是那么天然。李白月下独酌,面临明月与影子,似乎在幻觉中构成了三人共饮的画面。在这温暖的春夜,李白边饮边歌舞,月与影也紧随他那豪情的崎岖而崎岖,仿佛也在分享他喝酒的欢喜与忧虑。从逻辑上讲,物与人的心里世界并无几多关系。但从诗意的角度上看,二者却有密不成分的关系。这也恰是中国诗歌中的“兴”之发源。它从《诗经》起头就不断付与大天然以拟人的动作、思惟与感情,如“月出皎兮,佼人僚兮”,“愁月”“悲风”等等。李白此诗正应了这“兴”之写法,赋明月与影子以感情。正如林语堂所说:“它是一种诗意的与天然合调的崇奉,这使生命跟着人类感情的波动而波动。”

  但在诗之末尾,李白又流显露一种独而不独,不独又独的复杂情思,他晓得了月与影本是无情物,只是本人多情罢了。面临这个无情物,李白仍然要永结无情游,意义是月下独酌时,仍是要将这月与影邀来相伴歌舞,哪怕是“相期邈云汉”,也在所不辞。可见太白之孤单之无情已到了多么境界!斯蒂芬·欧文曾说:“诗歌是一种东西,诗人通过诗歌而让人领会和叹赏他的奇特征。”李白恰是有了这首“对影成三人”的《月下独酌》,才让人们领会和叹赏他的奇特征的。无论男女老小,任何一个中国人,只需他碰杯浅酌,城市吟咏“碰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以表他对所谓大雅与独饮的玩味。而这首诗的奇特征,早已化入民族的集体无认识之中了。

  这首诗约作于唐玄宗天宝三载(744年),时李白在长安,正处于宦海失意之时。此诗题下,两宋本、缪本俱注“长安”二字,意谓这四首诗作于长安。其时李白政管理想不克不及实现,表情是孤寂苦闷的。但他面临暗中现实,没有沉沦,没有随波逐流,而是追求自在,神驰光明,因有此作。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本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留念馆。